吴军谈投资:我不碰这三个方向(三大热门概念中
ʱ䣺 2019-10-09

  《数学之美》也广受好评,深入浅出之间,高深的数学原理在他的笔下化繁为简。

  最近他又出版了一本《智能时代》。这本书的一个重要观点是:机器智能革命的发生来自大数据量的积累达到质变的奇点。

  人们常常惊叹于这位畅销书作家的生花妙笔,却少有人注意到他的另一层身份,一位活跃于硅谷的早期投资人。吴军涉足风险投资早在8年之前,正值全球金融海啸。鏖战虽未扬名,单支基金最终却获得了近三倍收益,儿童菜谱家常菜做法远高于当时的行业平均水平。

  高阳在北京希尔顿酒店二层的餐厅外,记者远远就望见了他,一身灰色运动T恤,蓝黑色长裤,一双英式皮鞋。

  他是吴军,清华校友,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博士,计算机科学家,当前Google中日韩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设计者,前腾讯副总裁。

  新能源不投,是基本上是依靠政府扶植的一个炒作。离开了政府扶持它就不能盈利。

  松下幸之助说,任何一个好产品都必须盈利。如果不能盈利,就是对人类的一个犯罪。用了更多资源,没有产生更好的东西。新能源,目前属于这样。

  生物制药。周期太长,投资太大。任何一款处方药,从科研到上市,最后总投入20亿美元。从它的第一篇重要论文发表开始算起,真正的变成上市的药,这个需要20年时间。

  吴军:如果这个行业所有人都认可,这个时候已经晚了。大家都说要买这只股票的时候,他价格已经上去了。

  吴军:我都不敢说这话。我是在全世界各大学术会议上,作大会报告人。我自己是交大这个商学院的教授。然后我是麻省理工学院,机器智能这个组的顾问。我都不敢说这话,我不知道这些底气从哪来。

  吴军:中国所有投资圈,不光人工智能概念,任何一个都很浮躁。不知道投了多少,今天剩下来就3家。投了200个,公布出来一个优秀。美国有一个groupon,有无数的团购,最后就剩3家。这些情况都是这样。社交网络也是这样。

  吴军:不要说在国内。我跟麻省理工学院的人工智能的工学院院长聊过,全世界值得被并购掉的人工智能公司都不超过50家。全世界,大部分还集中在美国和英国。

  吴军:机器人刚开始,在未来十年肯定是方向。但是第一波肯定就死掉了。一定所有东西都要死两波,必须死两波。

  第一眼,美女可漂亮了。但她跟你没关系啊。大多数老百姓603883股吧)是接近不了她的。你也没机会。她是科技圈子里自己人的事儿。

  第三眼,windows出来了,全能用了。看了3眼,你还喜欢,一定有满足你需求的内在价值。价格也低。大众才开始接受。这才是第三波。

  吴军:当然了。我写了一本书。可能会有两波会死掉。大公司自己也在做。大公司项目也可能停掉。也可能过几年捡起来又做。

  现在深度学习的核心是人工神经网络。人工神经网络在世界上已经死过两波了。人工智能也死过两波,今天用的人工神经网络的方法,70年代就已经有雏形了。90年代,觉得有希望的,也死了。今天大数据出来,云计算出来,这才可能做得规模比较大,迭代深度比较深,才有可能做。第三波了,才显示出一个生命力了。

  50年代末是一波高潮,很多死掉了。70年代,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都不支持了。80-90年代又活跃,第二波,又死了。10年前,你要说自己学人工智能的,都找不到工作。

  吴军:是这样的。我一个很老的朋友,纯技术科学家,这个领域内最权威的技术专家,别人耐得住性子,他就做下来了。一度他也放弃了。90年代中期,全世界开学术会议,专栏由人工神经网络,一进去他就很难过,100个人的会场,第一排座7-8个人。他说,你们别走,走了就没人听我的了。下边的人说,放心吧,我不会走,“我爱你中国”文艺晚会昨在深圳举行 群众文艺,你也不要走,因为下一个就是我讲。

  现在他在微软,还做得不错。为了搞清楚一篇paper写得是怎么回事。他把人请来,一起工作半年,一年时间才搞清楚。这个行业就是这样,人很少。几年前,3-4年前,他去微软很晚,在微软说买几个GPU来做这种事儿,微软说还花个万把块钱,干嘛啊?3-4年前还这样。

  吴军:机器智能大数据。企业级IT软件和服务。大数据医疗,一点点。还有类似于,可穿戴式设备,智能设备,能够收集数据的。我不投智能设备。你造一个东西,我不投。纯硬件我基本不投。

  制造业在经济中的比例,越来越少。任何一次工业革命,都让东西越来越不值钱。这是一个趋势。任何一次,都是实体物质越来越不值钱。这个趋势要走下去。以前全世界最值钱的公司,GE、石油,都是造东西的。今天,值钱的公司都是提供看不见摸不着的服务。苹果主要还是提供硬件上面的附加值。主要是设计的附加值。谷歌、微软、亚马逊,都不做什么东西。做那点儿东西都很小。

  所以半导体我不投。半导体,过18个月,价格就降价一半。你得永远比同行要快。

  吴军:有啊。比如你做医疗的。医疗有垄断性,外面的人进不来。里面的人,很清楚目标和价值。发现在外边请几个人来就可以把医疗大数据做起来。但是医疗存在问题,就是医院不敢把数据给我。一定得是医疗系统的人出来做。

  任何一个平台公司,都是从一个小点做起来。不要想一开始就做平台。这取决于你们的能力和抱负。一定要非常脚踏实地去解决实际问题。不要说你们这些大公司挡了路。机会有的是。

  吴军:现有行业,不应该叫传统产业。现有行业是我们人类的需求。如果忽视人类的需求,自己去创造一些“病”。有很多人,听了几个概念,他其实没做过这些概念,觉得你们这些老土企业家,现在去忽悠人的钱。

  但是现有行业的问题,需要解决。真正成功的人,都是深入行业。我们遇到的创业者,为了了解这个行业,要花去一年的时间。看有什么问题可以解决。要踏实,得做功课。巴菲特花十年时间了解一只股票。



友情链接:
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,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,香港马会开奖直播,彩票开奖大全,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网址,香港马会开奖最快报码,六和开奖结果直播现场。